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树桢的博客

一起行走,一起心跳,一起嬉戏、追逐、打闹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摄影名博

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凤凰、搜狐博客摄影师,腾讯名博、认证空间、乐途作家

网易考拉推荐
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   

2017-01-26 22:35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乌兰布统只是内蒙赤峰市克什克腾旗的一个乡,可她比旗比市更有名,大家都知道乌兰布统,却没有几个人知道克什克腾旗。
乌兰布统的名扬天下,在于她是内蒙最美的草原之一,她的美有别于其他草原,不仅仅是草长莺飞的夏季,她的秋可以说惊艳了整个世界,她的冬同样美翻了全世界。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冬天的乌兰布统只属于摄影人,属于那些不怕冷的驴友。每年冬天第一场雪之后,基本上就要到来年的春天才会慢慢消融,因为雪一下,气温就极速降低,起码在零下五度以上,最低的可到零下五十多度。还有一场雪之后,就会接二连三地下,下到到处银装素裹,下到下不动为止。
2014年的秋天,第一次到乌兰布统,就被她的美深深地吸引了,不高不矮的小山,东一棵西一丛地生长着桦树林和其它乔灌木,在阳光、山峦、云彩的相互映衬下,在大自然天生的导演下,演绎出了各种无可复制的光与影的大片。不限时间,不限地点,随时随地在你周围,出现令人惊叹的画面,你噪子叫哑了,可以歇歇,但眼睛再累,也不愿意闭眼一瞬。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就是这种震撼心灵的美,时时撞击着我,召唤着我,在心底说过无数次的,带上心爱的人一起来乌兰布统,感受爱与自然的完美融合,但因为诸多的因素,一切都在想象中,无法付诸实践。
一次的闲聊,到坝上看雪去,就这样几个影人背起行囊,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高铁到北京很方便,但从北京到乌兰布统,就太艰苦卓绝了,先坐火车到四合永,三百多公里,就要坐七个小时,那种慢真超过了心理的承受力,从四合永到乌兰布统,因为下雪路面结冰,又走将近三小时,那个闷无人能懂。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乌兰布统系蒙语,意为红色的坛形山,实指大、小红山,原来就是一个军马场,因为旅游兴起了一个镇,据说现在也是军地合管的。镇上除了旅舍就是宾馆,居民很少,因为下雪天,只有摄影人,没有游客,街上很冷清,大部分是关门停业的。
我住的是老宋家的农家院,一个很豪爽的北方汉子,酒量一斤八,开车、摄影俱佳。早上五点多起床,穿上所有的行头,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脚都用保鲜膜裹好,生怕一丝风吹到。
老宋带我们去的,是刚发现的拍摄点,叫白家窝铺,黑灯瞎火下车,什么都看不见,只感觉到一种穿心透的凉,飞快地爬上车,到东方有了红晕我才下车。
天边慢慢地泛红,先把天上的云彩染红,再把雪地画上红色,透过树枝的阳光,把一个个投影拉长,不规则的车辙,画出了一幅幅诱人的图画,雪地上暖暖的阳光,要说有多喜庆就有多喜庆。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新年来乌兰布统看最喜气的雪景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
蒙古族的男人是真汉子,在那冰天雪地里,照样挥鞭策马,驰骋在一望无际的雪原,一匹匹骏马,如天之骄子,如离弦之箭,那扬起的雪花满天飞舞。那砍柴回来的老人,头戴毯帽,身穿羊皮袄,脚套马皮靴,带上猎狗,坐在马车上悠哉悠哉,活如神仙。

在乌兰布统,蛤蟆坝是必须要去的,南北走向、两山夹一沟的地理形势,坡底散落着几十间房屋,鸡鸣犬吠,炊烟袅袅,很有一种古朴原始的田园风味。坡面高低起伏,长着一株株白桦树,间或有几块不规则的梯田,还有三三两两老榆树穿插其中,在空地上还有一些,木栅围成的或圆或矩的羊圈、牛栏,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随性。一切都在雪的衬托下,那些黑色的树木、房屋还有牛羊,就像国画般诱人,像童话般的世界。

蛤蟆坝进去的天太永村,也是一个很好的拍摄地,感觉特别适合于秋天。还有五彩山、夹皮沟、架子山…在乌兰布统只要你有时间,就有拍不完的景,道不完的情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15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