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树桢的博客

一起行走,一起心跳,一起嬉戏、追逐、打闹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摄影名博

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凤凰、搜狐博客摄影师,腾讯名博、认证空间、乐途作家

网易考拉推荐

梦里依稀忆古城   

2016-02-02 15:25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在中国用古城作地名的基本没有,一般都会在古城的前面缀上××古城,比如平遥古城,这种称谓还是现代才有的,在古时是没有一个地方称为古城的。而我的家乡就叫古城,你说他有多古,已经没有人可以考证了,因为她很小,只是江西玉山县下面的一个镇,没有镇志,也没有镇史。现在有据可查的,就是明代旅行家徐霞客在《江右游日记》中记载了当年他从浙江常山过来,游玉山的经历,其“又十里为古城铺,转而南行,渐出山矣。”这里的古城铺,就是我的家乡——古城。

古城所在地有条老街,纯一色的青石板铺就,长约3华里,宽约10米,这么宽的老街,在其他地方也是不多见的,两边都是木板店铺,从日用百货到打铁、箍桶、旅馆、茶舍等一应俱全。每天上午是最热闹的,附近的人都要来街上采购物品,逢墟日(以前是农历五、十,现在是农历一、四、七)那真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,你要想从上街头挤到下街头,半天的时间就过去了。周边浙江常山、江山和本县各个地方的人,都会来赶古城墟,古城墟在周边几个省市都是很有名的,义乌、温州的客商都慕名而来,在古城墟可以买到,你所需要的东西。到九十年代初期,古城建起了边界贸易大市场后,古城街就逐渐式微了,这么多年的旧房改造,现在已难觅当初的繁华了。

古城作为一个建制乡镇,下面还有十多个村庄,我的家就叫上洋畈村,上洋畈村很少,我在家的时候只有200左右人口,四面环山,中间是一个大田畈,一条小溪穿村而过,可以说山青水秀,人杰地灵。在解放前,我的村庄被称为“寡妇村”,是严重的血吸虫病区,当时有很多民谣形容我们村的现状,“上洋畈上洋畈,两亩田割一担”,“ 脚成柴杆,手成猫爪”,“人在古城,肚在太平”。解放后在毛主席号召的“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”的指引下,举全县之力平地、引渠、建水库等,一举消灭血吸虫病,并在村里建起了消灭血吸虫病展览馆,全国只有2家,那个时候村里很热闹,全国各地都有人来参观,可惜一改革开放就毁了,那么多珍贵资料就没了。

与古城同有历史的,应该是白云寺了,白云寺据说建于唐代,寺庙规模宏大,鼎盛时期寺内有300多名僧侣。当地有野史说,白云寺是花寺,寺中的和尚在大殿跪拜处,设了一个机关,看到年轻貌美的,就拨动机关,女人就掉进地窖里,供他们淫亵。一天乾隆下江南,路过白云寺,一行人就进去朝拜,寺中的和尚看到他们随行的女人那么美,就把他们全部搞进地窖,把乾隆关在了别的房间,半夜一根毛竹弯进窗户,把乾隆吊出来。一直跑到石牌,被一女人所救,女人见乾隆仪表堂堂,气宇轩昂,乾隆见女人美丽动人,不由得爱意顿生,一夜缠绵,第二天就往京城赶了,待到京城派人赶到白云寺,救出随从,再到石牌就找不到那个女人了,就在石牌立了一块石牌,石牌的地名由此而来。

我的初中是在白云寺度过的,那时的白云寺是国营白云寺垦殖场,在我读书的时候,就已经看不到寺庙了,只残留一点香客住的房子,还看到过一个当地村民,挖地挖出来的大缸,说是和尚圆寂用的。庙前那高大的罗汉松和几十棵需几人合抱的枫树,可以见证白云寺曾经的辉煌。

古城还有很多古的地方,比如屏风关,是玉山县四大关口之一,比如步古际的溶洞,传说可以通到浙江江山,还有富甲一方的赖家奎,是古代人致富的偶像,还比如陈家坞的笔石地层是早、中奥陶世的。古城还是物华天宝的,古城溪横贯全镇,充沛的水流培育了几大田畈,养育了几万人口。(古城溪有2条支流,一条从浙江常山中坊流入,经东垅水库,经上洋畈在大园地汇入,从江山大桥流入的溪流,从浙江境内流入经太园地、平阳、中坛、古城、石牌、横塘6个村再经岩瑞至县城与金沙溪汇合,统称为古城溪)。

我这里所说的古城,在行政区划上已经找不到了,在撤乡合并中,先与国营白云寺垦殖场合并,改名为白云镇,后来又与原岩瑞镇、林岗乡、大垄垦殖场、良种场等合并,改名为岩瑞镇,镇政府设在古城。这一改就让很多人迷糊了,许多人本来是到岩瑞镇办事,结果跑到了原岩瑞,原岩瑞人下火车打的,说去岩瑞,结果司机又把他拉到了古城。

说起古城,还有一些值得一说的事,我的第一张摄影作品《晨读》,是在平阳村口的樟树边拍的,我的第一篇见报的文字,也是写古城的,我第一次差点被淹,是和同学在横塘河里摸螃蟹。古城有我太多的记忆,也留下了许多美好的故事,那些往事时不时会萦绕在脑海里,那是我的根,有我一起长大,穿开叉裤就玩在一起的同伴,有一起走十几华里上学的同学,有伴我成长的叔伯妯娌。古城那是一根韧韧的线,走得再远,忆起的还是那袅袅升起的炊烟。

p1
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
 p2
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
 p3
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
 p4
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
 p5
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
 p6
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
 p7
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
 p8
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
 p9
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
 p10
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
p11
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p12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p13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p14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p15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p16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p17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p18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p19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 p20
2016年02月02日 - 刘树桢 - 刘树桢的博客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86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